你需要更新

telephone 【小梦生贺】

我爱夜哥!!!!!

七夜沄【人活着就是为了雷狮】:

 这是小梦喜欢的歌词码文





11.27小梦   @小梦 生日快乐!






安雷,安哥不认识卡米尔。






不要认为我活着,麻烦涟星定时的(我还在学校学习呢)






日常吹梦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




   男男女女在舞池疯狂地舞蹈,欢呼着,大叫着,音乐震耳欲聋,享受美好的夜生活。

   “老大,你电话一直响个不停!”

   “哦。没事,继续喝。”

   雷狮看了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眼,用开瓶器撬开啤酒瓶的瓶盖,仰头一口气喝了大半瓶,静静地躺在沙发靠背上。

   安迷修跟他分手了。

   他们总共在一起三年。本来也就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交往的,谁知彼此双双入情。

   但两情相悦并不是幻想的那么美好,甚至比他们刚开始还要糟糕。

   “雷狮,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  “这是这个月的第三次,事不过三,安迷修。”

   终于肯说出来了吗?也是,本来这家伙就喜欢娇小可爱的。这两点我可都没符合。

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安迷修祖母绿的双眼中透露出来的只有歉意,隐藏了他所熟悉的温柔。

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了,分手吧。”

   雷狮低着头,双拳狠狠地紧握,猛地转身快步离开这个地方。

   “呵,可笑的感情。”




   ……





   “大哥,你确定不接?”

   卡米尔的话打断了雷狮的回忆。他反应过来,皱了皱眉头,不耐烦地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机。

   上面显示的姓名是安迷修。

   雷狮脸色一沉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“我们已经分手了。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说,没有的话我挂了。”

   “……你现在在哪里?和谁?”

   安迷修听到“分手”两字,顿了顿,眼中闪过一丝忧伤。他双唇微开,努力控制着颤抖的生线强装淡定道。

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?再见。”

   雷狮嘲讽道,直接将手机扔入装满酒液的杯中,任其在酒水中振动。

   安迷修呆呆地握着手机,继续保持着接听的动作,许久才恢复原样。

   也对啊……他现在没有任何的资格……

   毕竟,抹去这个资格的人就是他。


   


   ……



   雷狮沉思片刻后,勾起嘴角露出与以往一致的笑容,对海盗团其他成员说:“今天去舞池玩玩?”

   “好呀好呀!大佬你怎么今天突然又打算去舞池了?”

   “佩利,老大的决定我们只需要执行就对了。”

   帕洛斯笑着看了佩利一眼,从沙发上起来,轻声提醒道。

   “卡米尔,你就留下吧。”雷狮转头对他说道。

   “嗯,知道了,大哥。”

   海盗团只剩下卡米尔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,安静地喝着杯中的果汁,几道光芒时而从他眼中闪现。

   三人踏入缤纷绚丽的舞池之中。开始只是跟着音乐缓缓摆动着,与疯狂的人群格格不入。随着时间一滴一滴地流逝,酒精刺激着早已有些混乱的神经,令人不自觉的舞动起来。

   雷狮进入舞台的中央,摆动着双臂,每个动作都恰好地踩到音乐的节拍,散发着浓浓的雄性荷尔蒙。汗从额角滑落,溅在瓷砖上,紫色的眼睛里充斥着无人能比的光彩,牢牢地吸引着人的眼球。

   几名浓妆艳抹的女郎不知死活地朝雷狮身旁凑,大秀自己的事业线,扭动着纤细的腰肢。

   雷狮淡淡地瞟了她们一眼,转身避开。厌恶和不屑布满了整张脸,眉头紧皱,嘴唇微抿,带着生人勿近的气场。

   “嘁。”

   女郎被吓得脸煞白煞白,识相地退开,小声抱怨着雷狮不解风情。

   “帕洛斯,你说老大怎么今天这么嗨,不怕那个骑士道再搞事那?”

   佩利低头朝身旁的人问道,好奇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帕洛斯摇了摇头,摊摊手道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。”说完,回到原来的地方。

   “解铃还须系铃人……诶诶,帕洛斯你怎么回去了!”

   佩利正打算琢磨这句话,抬头发现身旁的帕洛斯已经不见了,赶紧跟过去。

   雷狮独自一人跳了个尽兴后,继续猛灌着酒。好酒量也不能这样折腾,红色涌上他的脸颊和耳尖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——他喝醉了。

   卡米尔见了,眉头紧皱,开口道:“大哥,是时候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雷狮愣了一下,微微点头,勉强支起身来,离开酒吧。

   卡米尔看着满地的啤酒瓶叹了口气,对安迷修的几丝好感一扫而空。

   “你他妈给本大爷滚!”

   他听到雷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,立刻快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“雷狮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安迷修看着他发红的脸,脱口而出道。

   “关你屁事?你是我的谁?分手了就不要来这边惹人嫌!”雷狮愤愤道,眼角微微发红。

   “提出交往的是你,告白的是你,说好一起去看星空的是你。现在,分手的也是你。安迷修你他妈把我当猴耍是吗?”

   安迷修看着雷狮有些崩溃的样子,感觉心脏被刀捅入后,狠狠地再转了几圈,心疼地看着他。

   “抱歉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“抱歉?噗,骑士也会对恶人道歉?真是天大的笑话!不过……我同意和你交往才是最大的笑话吧……”

   “雷狮你……”

   安迷修双目瞪大,没有想到雷狮的反应会如此之大。

   “我?呵,安迷修你走吧,就当没有认识过你。”

   雷狮走向卡米尔准备离开,透明的液体堆积在眼角,刺激着安迷修的神经。

   他哭了……

   安迷修下意识苦笑道:“雷狮,我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雷狮停下脚步,呆呆地看着安迷修,惊讶于他所说的话。

   “你是雷家的三少爷,以后肯定是要找门当户对的伴侣。而我只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。”

   “我认识你六年了,一年宿敌,两年暗恋,三年恋爱。”

   “我也觉得挺神奇的,不知怎么的打着打着就出来感情了。那个时候我根本不敢告诉你,不然,我可能就连唯一能站在你身边的资格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“那次告白其实不是随意提起的,我当时只是单纯想看看你的想法。出乎我意料的是,你居然同意了。”

   “我差点就当场笑出来。”

   “但是……知道你的家庭后,不自信的种子就已经埋下了。现在的我没有任何的能力,未来是否能有成就也是扑朔迷离。”

   “所以,我才打算分手。长痛不如短痛,趁这段感情还没有深入骨髓,把它给连根拔起。”

   安迷修看向只有几颗星星微微发光的天空,伸出手,仿佛要将其摘下。

   “安迷修,你是个傻子吧。”

   雷狮回头,强装淡定地看着他,但微微颤抖的手指却暴露了内心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“我他妈跟你在一起,又不是为了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“我对家族财产根本一点儿兴趣都没有!本大爷就单纯喜欢你这个人,行不行!”

   “谁说一定要你养我了?我一个大男人还不能养活自己?”

    “安迷修,老子最讨厌你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扛!当我这个人是空气?”

   雷狮生气地大吼道,原本的镇定都被安迷修捅破。

   “抱歉……”

   “安迷修,我就问你一句,这感情还要不要了?”

   “要!”

   安迷修脱口而出道。他本身是打算等事业成熟后,再向雷狮家里请求和雷狮在一起。

   “呵,那你玩这一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“我只给你三个月,要是能重新追到我,咱俩继续。追不到,这辈子都不要见了。”

   “别给我想着什么自己闯荡!”

   安迷修看着雷狮那双紫罗兰般的双眼,不禁嘴角上扬。

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   听完安迷修的答复,雷狮挑眉一笑,跟卡米尔走了。

   “等等!雷狮!我给你带了醒酒药,你宿醉会很难受的!”

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雷狮朝身后伸出手,接住了安迷修给的药,好笑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“大哥,你的手机刚刚坏了。”卡米尔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雷狮原本上扬的嘴角有些僵硬,那他现在不就算个失联人员了!安迷修好像没有他的其他电话号码……

   嘛嘛,看来安迷修追雷狮的路程还遥远着呢~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
小梦生日快乐!!!!



我可是硬生生把刀改成了糖。


 
不知道写的怎么样,希望不会让你觉得太差。总之,生日快乐♡【我寄给你的礼物应该收到了吧。】




【这里涟星,也祝小梦生日快乐!我的礼物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收到,但是希望小梦生日快乐呀!【虽然是周一】】

评论

热度(36)

  1. 🗡夜间起降⚔️【备战期末26号见】🗡夜间起降⚔️【备战期末26号见】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玻璃海
  2. 你需要更新🗡夜间起降⚔️【备战期末26号见】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爱夜哥!!!!!